丽水信息港 | 居家中国 | 青年就业 | 法律咨询 | 丽水大地上 | 时尚 | 街道 | 生活百宝箱 | 指尖民宿 | 丽水乡土 | 绿谷摄影
 
网站首页 丽水老照片 乡村印象 文物古迹 民俗风情 民间文艺 处州史话 地方文献 乡土新闻 百家之言 资料下载
事件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处州史话 > 事件 > 正文
探寻《浙江景宁县敕木山畲民调查记》 [复制链接]
来源:2011年5月2日《丽水日报》   时间: 2011-07-20 (字体: ) 分享到: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封面

  我一直以来偏好对古籍的搜集,工作之余每每翻阅景宁政协翻印的文史资料第四辑《浙江景宁县敕木山畲民调查记》,总是对德文版的《调查记》充满好奇,从而有了想找到原版书籍的念头,而且一直占据着我的脑海。

  原版《调查记》现身景宁

  《景宁畲族自治县志》(主编:柳意城)载:“民国十八年(1929年)夏,德国学者史图博和上海同济大学教师李化民到景宁畲乡考察,撰写了《浙江景宁县敕木山畲民调查记》,对景宁畲族的族称、姓氏、风土人情等作了详尽的介绍,也是研究民族学的史料”。

  2006年夏,我怀揣《浙江省景宁县续志》(刘景元编撰、民国廿二年刊本、成文出版社出版)登门向刘景元之子柳意城先生讨教。在聊到当年他负责翻印的《景宁文史》第四辑《浙江景宁县敕木山畲民调查记》之时,柳意城先生表示“当年所掌握的材料,只知道史图博是同济大学的德国学者,李化民是同济大学的老师。详细情况由于当时条件限制没作进一步的考究。《敕木山畲民调查记》是一部研究景宁畲族文化很重要的文献,很有研究价值”。一位德国学者和李化民为什么会来景宁?《浙江景宁敕木山畲民调查记》是一本什么书?千年山哈,神奇畲乡,浩淼历史,尘封古籍,神秘作者,都令人欲探究竟。

  2005年,我以网名“曲径”加入“中国书法江湖”网站,应鲁迅美术学院的牛子之邀,出任“书法江湖”网站总版主,并在网站结识了不少朋友。2007年初的一天,一位《书友爱书》栏目的网友告诉我:在北京有一本关于畲族调查记的旧书可能你有兴趣。我猜想,这可能就是那本中南民族学院出版的译文本《调查记》,估计不一定是原版。于是,找了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好友,请他帮忙进一步核实。这位好友很热心,也很内行,很快就证实了那是一本1932年出版的德文版的馆藏书。经过一番周折,终于如愿以偿地将这本失传已久并鲜为人知的馆藏书收入囊中。

  关于《浙江景宁县敕木山畲民调查记》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插图

  《浙江景宁县敕木山畲民调查记》(作者:哈·史图博(H.Stiibei)(德国)、李化民)前言称:“这个材料是我们俩于1929年夏天,在穿过浙江南部和福建北部的旅行中收集”。“通过蔡元培博士的介绍,国立中央研究院给我们出版这篇论文,德国科学应急协会则支援了我们一笔旅费,对此,我们尤应表示谢意”。一个外国教授、一个穷学生(李化民当年来景宁时还是学生),为了共同的目的,克服当年交通、生活等诸多艰难,从上海坐船出发,在温州登陆,途经处州、云和,来到浙江省的偏僻山区,深入景宁开展民族学考察(旅行示意图显示:结束景宁调查后,去了龙泉、松溪、浦城、崇安、南平,途经福州返沪)。

  在县城稍事停留后,经由银匠父子陪同下,在敕木山村与村民同吃同住6天。走访了暮垟湖村(周湖)、敕木山,考察了汤氏庙,登上敕木山顶。点点滴滴搜集,反反复复查证,忠实详尽地记录当时畲民的生活起居,撰写了“献给浙江的民族学”——《浙江景宁敕木山畲民调查记》。调查报告对景宁畲民的民族渊源、服饰饮食、农耕生产、体质特征、民族性格、婚丧风俗、图腾祭祀、宗教生活、语言民谣等都作了详尽记述,并留下当时珍贵的照片。“因为在敕木山村摄影后,底片是装在一件行李内的,搬运这行李的人在继续行进时,由于路上遇到暴雨,泡在水里很久很久,结果一大半底片弄坏了”,原著还是留下了27张珍贵的照片,给后人保存下了珍贵的历史资料,给研究我国畲族文化提供了宝贵的依据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插图

  1932年,《调查记》经蔡元培先生的审阅和推荐,由前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作为专刊第六号正式在南京出版。当时,《调查记》以德文出版,在出版后近五十年间,一直未译成汉文,落得个“鲜为人知”的境地。对此,中央民族学院石钟健教授也作了评价,他说,史图博和李化民在以景宁敕木山为中心的畲民地区,作了踏实的调查访问,写出了详明的记录,文字流畅,富于趣味。书中附有畲民分布图和习俗照片,可供研究参考。他调查的项目相当全面,包括饮食服饰、婚丧礼俗、奉先祭祖、敬事鬼神、语言民歌和姓氏传说等等。此外,对于“祖图解说词”、蓝姓家族“世谱”、敕木山等地的畲民历史、畲和瑶的民族历史渊源关系诸方面所作的解释说明,也是非常出色的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由于石钟健教授的重视,由武昌的退休德文教师张世廉老先生翻译,经中南民族学院出版了中文版《浙江景宁敕木山畲民调查记》。

  1989年景宁县政协《景宁文史》第四辑根据这个中文版本进行了全文翻印。通过原版《调查记》与译本《调查记》的对比,发现译本有些地方采取了意译的方式,对一部分内容进行了改动,估计是当时翻译的德文老先生不懂畲语所造成的。比如,其中关于畲民起源的叙事诗,原版《调查记》很真实地从“一个小学生用作教本的一份没有封皮,没有标题,已读得破烂不堪的手稿”中进行摘录,非常符合畲语的表达习惯,这点可以从本县的畲族老同志那里得到印证。因此,我有了一个这样的念头:期待在不远的将来,出现一位懂德文会畲语的高人,再现《调查记》历史原貌。我曾经多次带着原版《调查记》来到敕木山一带,试图寻觅当时的一些情况。当年接受调查的畲民如今都离开了人世,原著中的图片方位基本能够确定,但也发生了一些变化,而史图博当年住宿的房子还在,只是已经没人居住。现今畲民的生活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史图博、李化民其人其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史图博教授与学生在赣州

  由于意外收获了原版《调查记》使我如获至宝,也因此油然而生对作者深深的敬意,从而产生进一步了解史图博、李化民其人其事的强烈愿望和浓厚兴趣。

  史图博(H.Stiibei),1885年6月生,德国人类学家,1924年到同济大学任教,同济大学生理学教授,同济大学生理学馆主任。史图博非常喜欢中国,深深地被中国文化吸引,甚至将自己的籍贯定为“中华民国江苏省宝山县”。在同济大学迁到李庄期间,着长袍,穿布鞋,业余时间练汉字,一有空就钻到老乡家里神侃,遇见老乡远远地就打招呼,仙风道骨的史图博蹩脚的汉语慢慢熟络起来。乡民有事没事就把他拉到家里唠,自然是遇见什么吃什么。史图博总爱步行,不管刮风下雨。有一回因路滑他摔成骨折,学校要用滑杆接他上下班。史图博不干,坚持手拄拐杖,一瘸一拐地走进教室。1945年6月,史图博60岁生日,校长徐诵明亲往祝贺,送“高山仰止”国画,表达了同济师生对他的敬爱,史图博高兴得像个孩子。

  史图博治学非常严谨,他的课极难。学生口试,到他面前,三下两下便语塞。很多学生过不了史图博生理学这一关,没办法只有重修。史图博曾两度到海南黎族聚居地进行田野调查,对海南岛黎族进行全面、系统研究。1937年他出版了《海南岛黎族志》,该书发行后在国际学术界引起了广泛关注,被翻译成日文、俄文等多种版本。难怪乎有专家反思:“就在我们身边的文化,我们却习以为常,一些方面的研究反而比不上外国人。”1989年9月,景宁文史《调查记》译文“代序”中写到:“看了这个册子,其中一些细致入微的情节,就是我们在这里工作的干部和土生土长的景宁人也并非人人知晓。”

  1949年的《同济大学概览》对他的评价却是:“史教授虽然上了偌大年纪,可是精神还是那样的健旺,配上银白的长须,更显得肃穆非凡,灼烁的目光,好像在探索什么似的,一脸慈祥,言语幽默,在我们的脑海里深深地记忆着,体力说来经历了多少年的折磨,还是昂首健步,全无老态,迄今仍是孑然一身,从1924年开始就来本校服务,这一段漫长的岁月,就是在‘一二八’、‘七七’战争里,他都不曾把我们抛弃过”。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,国难当头,烽火连天的岁月,同济大学经历了六次艰难校迁,史图博不离不弃,上海德国医学院负责人欧特来信,提出用高薪聘请他到该院教书,遭到他的拒绝。难怪同济学生一致称其为“同济的精神堡垒”。

  李化民(1905~1992年)浙江龙泉人。著名内科学家、放射医学家、医学教育家、军事医学科学院一级研究员。1931年毕业于同济大学医学院,后赴德国留学和工作,曾获耶纳大学生理学博士。1936年回国后,受聘为副教授、教授,从事医疗教学工作。曾任同济大学医学院教授、内科主任。建国后,历任上海铁路医院副院长、上海铁路卫生学校副校长、1957年7月调任放射医学研究所研究员。1937年,“七·七事变”后,李化民随同济大学由沪西迁,跋涉数千里,辗转于浙、赣、湘、粤、桂、滇、川七省,1940年到达四川李庄。

  1942年2月,爱国校长周均时辞职,丁文渊接替。丁是一个国民党的党棍和法西斯分子。1942年5月份举行三十五周年校庆活动时,丁硬要新生班会操,搞分列式,邀请国民党参军长检阅,还请驻军的乐队奏军歌。学校各处悬挂着国民党的国旗、党旗,从规定的长阔为五与三之比,改成了二十与一之比,拉长拖到地,完全仿照德国国社党旗的形式。史图博感慨地说:“参加这次校庆活动,使我联想到1933年希特勒上台那年,在柏林大街上看到的令人十分厌恶的纳粹化情景”。国民党的统治越来越腐朽,丁文渊在同济的地位日益动摇,终于爆发了一次倒丁行动。这次正义行动,开始由李化民代表教授们去重庆,向国民党政府教育部和卫生署告状,得不到支持。李化民等二十四位教授,联名上书国民党政府教育部,再加上国民党内部的派系斗争,丁文渊终于被撵出了同济大学。奇怪的是1947年丁文渊又回到同济大学当上了校长。

  一位是对中国文化几近痴迷的德国学者史图博,一位是浙江龙泉的老乡李化民,一同秉承同济大学“严谨,求实,勤业、勤学、勤交友”的传统,为了“一个大家不熟悉的民族”,“研究这个特殊的民族有多方面的重要性”,千里迢迢来到景宁也就不足为奇了。那么,1929年,敕木山一带的畲民生活状况又是如何的呢?这些在史图博笔下均有记载。1989年景宁畲族自治县政协《景宁文史》第四辑进行了中文版全文翻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封底

 
 处州史话
人物
事件
 最新文章  
 热门文章
 乡土论坛
网站精选
首页 | 丽水老照片 | 乡村印象 | 文物古迹 | 民俗风情 | 民间文艺 | 处州史话 | 地方文献 | 乡土新闻 | 百家之言 | 资料下载
丽水乡土 丽水市正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 版权所有   技术维护:正阳网络   
  Copyright ©1999-2012 e0578.com  All Rights Reserved 
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江苏福彩 甘肃快三 甘肃快三 江苏福彩 甘肃快3 甘肃快三 江苏福彩